第八篇:教育與文化事業/甯慧如

  約十七世紀時,本區已有漢移民陸續移墾,依賴漁撈及農業為生,形成早期移墾的聚落,清際,入墾人群日益繁衍,漢人的教育模式,也逐漸隨著移墾族群導入本區。
 
  清代臺灣的教育設施,有儒學和書院,目的在於育賢儲才,以供朝廷之用,因此也往往成為科舉訓練所,當時府、縣各有儒學,但本區非府、縣治所在或近郊,亦非人口彙聚之處,未設有儒學和書院。至於籍屬本區曾中科名者,目前得見名姓者有溪底寮吳關岳中前清秀才。此外,清代為儲備和發掘戰備人才,也鼓勵臺民參與武舉,道光、同治年間據傳曾有武秀才郭山藻,累有軍功,授五軍營都司。各地又有社學、義塾或民學(書房、學堂…)等,教養方針除了有準備科考、學習應對生活或經商往來所需之外,也具有啟蒙教育的功能,培養學生讀書、識字的能力。
 
  今關於清治階段本區教育之概況,以史闕有間,無法窺其全貌。然而,依據明治 31 年(1898)日治初期所調查的全臺書房(多為清代即存的傳統私塾)中,本區有陳夢乾(三藔灣庄)、吳苞(灰磘港庄)、尤桂(北門嶼庄)、莊溫其(井仔腳庄)、李舉(二重港庄)、吳循理(溪底庄)、吳韻卿(蚵藔庄)、王基立(蚵藔庄)等所開設的  8處書房,且這些塾師,亦均為生員或童生。此外,如〈溪底寮志〉載:「前清乾隆年間已設有社學。計有吳時、吳純在該社學執教。」又云:「(吳時)先生為飽學宿儒,曾設塾於溪底寮教授子弟,親自主講外,兼聘名師教授。」顯示清際本區文風已開。
 
(全文請參見底下PDF附檔)
 
下一篇:文學與藝術篇